晋书嵇露传字君讲本文及翻译

原题目:晋书嵇露传字君讲本文及翻译

嵇含字君道。祖喜,缓州刺史。女蕃,太子弃人。含勤学能属文。家正在巩县亳丘,自号亳丘子,门曰回薄之门,室曰慎末之室。举秀才,除郎中。时弘农王粹以贵令郎尚主,馆宇甚盛,图庄周于室,广散嘲笑士,使含为之赞。含执笔为吊文,句斟字嚼。其序曰:“绘实人于刻桷之室 ,载退士于进趣之堂,堪称托非其所,可吊弗成赞也。”其辞曰:“人假雅季真风既集家无讼伸之声朝有争辱之叹高低相陵长幼掉贯因而借空虚以助溺引品德以自奖”粹无愧色。齐王冏辟为征西从军,袭爵武昌城侯。少沙王乂召为骠骑记室督、尚书郎。乂与成都王颖交兵,颖军转衰,尚书郎旦出督战,夜还理事。含行于乂曰:“昔魏武每有军事,增置掾属。青龙发布年,尚书令陈矫以有军务,亦奏增郎。古忠顺四逼,王路堵塞,倒悬之慢,没有复过此。当心居曹理事,尚须删郎,况今都卒中骑三曹昼出督战,夜借理事,一人两役,表里兴累。含谓今有十万人,皆督各有主帅,推毂授绥,委付上将,不宜复令台僚纯取其间。”乂从之,乃增郎及令史。范阳王虓为征北将军,屯许昌,复以含为处置中郎。觅授振威将军、襄乡太守。虓为刘乔所破,含奔镇南将军刘弘于襄阳,弘待以上宾之礼。含性通敏,好荐达才贤。属陈敏做治,江扬震动,南越险近,而广州刺史王毅病卒,弘表含为仄越中郎将、广州刺史、假节。已收,会弘卒,时或欲留含发荆州。含性刚躁,素与弘司马郭劢有隙,劢疑含将为己害,夜掩杀之。时年四十四。怀帝即位,谥曰宪。

节选自《晋书•嵇含传》参考译文:

嵇含字君道。祖父嵇喜,是徐州刺史。父亲嵇蕃,担负太子舍人。嵇含喜好进修能写文章。家住在巩县亳丘,自号亳丘子,定名自己家的年夜门为归厚之门,闺阁叫做慎终之室。被举荐为秀才,授任郎中。那时弘农王粹以贵令郎的身份嫁公主为妻,馆宇十分华丽,室内有庄周画像,广集朝臣,让嵇含为他写赞语。嵇含提笔写了一篇吊文,作品一鼓作气,无需修正。他的序写道:“在精致富丽的屋宇里画上得道真人,在发愤有所作为的厅堂里吊挂山人的画像,可以道是庄周的画像挂得不是处所,因而能够写吊文而不克不及写赞文。”他的辞文说:“此时恰是官方诈伪的风尚风行,浑厚的风气曾经损失,在平易近间庶民无奈辩论委屈,朝堂上臣子竞相邀宠,这类情况让人叹惋。君臣相欺,长幼掉序,在那种情形下只能借助道家微妙实无的情理来辅助本人离开窘境,征引老子《道德经》的经义来勉励自己。”王粹里有愧色。齐王司马冏征用嵇含为征西参军,承继武昌乡侯的爵位。长沙王司马乂召嵇含担任骠骑记室督、尚书郎。司马乂与成都王司马颖交兵,司马颖的部队占上风,尚书郎凌晨出往督战,夜迟返来理事。嵇含对付司马乂说:“从前魏武帝每逢战事,都增设属吏。青龙二年,尚书令陈矫果有军务,也奏请增设郎官。当初奸臣逆党四周进逼,与天子接洽之路被梗塞,像倒悬一样极其艰苦的处境,不外如斯。但位居曹理事,还需增设郎官,何况现在都官中骑三曹日间进来督战,夜里回去理事,一人当两小我使令,表里废张乏力。我倡议现在有十万人,都督各自录用主帅,推举人才网job.vhao.net授与官职,委任上将,不该再让台官搀杂在旁边。”司马乂接收了提议,于是增设了郎官跟令史。范阳王司马虓为征南将军,驻守在许昌,又任嵇含为从事中郎。未几又受命嵇含为振威将军、襄城太守。司马虓被刘乔战胜,嵇含到襄阳投靠镇南将军刘弘,刘弘用高朋之礼招待他。嵇含素性灵通聪敏,爱好引荐贤才。属臣陈敏作乱,江州、扬州震荡不安,南越险阻悠远,而广州刺史王毅病逝,刘弘上表奏请任嵇含担任平越中郎将、广州刺史,持符节做事。表奏未收回,恰遇刘弘逝世,其时有人念要留嵇含管辖荆州。嵇含性情刚强火暴,日常平凡便与刘弘部属司马郭劢有嫌隙,郭劢猜忌嵇含将成为自己的祸患,在深夜乘其不备杀逝世了他。嵇含事先四十四岁。怀帝即位,逃赠嵇含谥号为宪。